兽王Grubby:魔兽3与星际2是兄弟

  Grubby是为数不多的已经超越了自己所玩的游戏的一名选手。他几乎在所有你知道的War3大赛上取得过胜利,而现在你依然看不到他的锋芒的消退。最近他和前War3职业选手Cassandra(aka PPG)结了婚。Cameron在婚礼数周后找到了他,询问了一系列关于他的婚姻,星际争霸2,War3等相关的问题。

 

500

  Q:你好,谢谢你接受我的采访。你刚刚结婚,觉得结婚后有什么变化吗?

  A:差不多一样,不过我正在开始练习带有“我妻子说...”的句子。虽然听起来还有些怪,但我还是在说它的时候觉得很自豪。:)

  Q:你们怎么选到的马来西亚,你的旅途怎么样?

  A:那是一个童话故事。马来西亚很美;好客的人,大自然和食物是三大主要原因。

  Q:你认为NGL ONE决赛时参加的人数如此之少是不是预示着什么事情要发生?可能是War3之死?

  A:只有人们说它死了的时候它才会死。这个大赛是这个产业的脊梁骨。我想我们会看到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,这只是一个小的起伏。如果我们很现实地重新开始的话,那样就很好了。我们看到一些小的联赛开始得到更多人的认同,因为大家不再像之前那样认为得到什么都是理所应当的了,所以便有了一份感激的心情。我对这个游戏的发展还是比较乐观。要是有个补丁的话就更好了。

  Q:你是否觉得这么多年了地图也没有什么变化,这个游戏是不是已经停滞不前了?

  A:还没有,只是进展变慢了而已。不过我一向都是从积极的一面来看这个问题的。在游戏没有大规模进化的前提下,游戏风格的细微改变就显得格外特别。我喜欢HasuObs在EPS决赛的那场比赛,他在通往胜利的路上基本上10场比赛用了10种不同的大胆的建造顺序,这让我又感受到了这个游戏的乐趣。

  Q:你觉得要让War3更有趣,我们应当怎么做?新地图?新单位?

  A:你说的都可以。当然把游戏平衡再改进的话人们也会重新考虑他们的战术的。

  Q:一些选手最终会更换自己的种族,你有考虑过换族吗?如果要换的话,你会选什么?

  A:我考虑过,但现在人们比三年前玩得都要好了,学会另一套种族对抗的策略并不是件易事。我以前也常使用NE vs Human,Ud vs Human击败了职业玩家。现在我想没有几个月的练习我怀疑自己是否还可以做到。有太多的专业知识需要掌握。

  Q:你有考虑过换游戏玩吗?FPS的?或许星际?

  A:暂且不谈我是否有玩FPS的或许丁点儿的天赋,首先最重要的是我对它的兴趣没有对RTS或者RPG类的游戏高。所以我不会去玩一个我自己觉得并不是非常有趣的游戏。星际2似乎很有意思,我们还要拭目以待。

SC2


  Q:你已经尝试过星际2了,你觉得它作为另一款电子竞技游戏和War3比是怎样的?

  A:现在真地没法说,不是还没发行吗,不好下结论。

  Q:很明显星际2受到了很多关注,补丁、平衡修正等等,你觉得这是不是更进一步把War3推向了深渊,暴雪对它的关注也就更少了?

  A:最初我也有些这样的担心,但现在不是了。我甚至觉得或许还有帮助,因为War3是星际2的兄弟。星际2正在向一个新的群体敞开大门,我想他们可能会有兴趣去玩或是观看War3职业比赛的。

提示:键盘也能翻页,试试“← →”键